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海国学

万卷诗书情似我,千年国萃味如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园赏雪赋  

2016-09-28 22:37:03|  分类: 今人赋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园赏雪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范敬宜

蜗居之侧,有小园焉。虽无嘉木翠峦,而饶有松风竹韵。范子课余之暇,辄与客憩息其间,顾能绝尘襟、遣幽情,殊是乐也。畴昔之夜,彤云凝闭,六出纷飞,虚庭添寂,锦衾生寒。及夫东方既白,则已鸳瓦被素,庭院如银矣。旦叩客之关曰:“江梅吐馥,瑞雪飘琼,曷不煮清茗、携琴樽,就疏影而遣兴,对素玉以舒情乎?”

客喜而起,相将就道,至则寒禽敛翅,荒径无人,竹梢粘地,梅萼含馨,置身其间,恍若乍登琼宇,胸中俗尘俱绝矣。客曰:“扰扰浊世,劳我以生,又复虺蜴乘于右,豺狼待于左,其能免池鱼之殃,完覆巢之卵,而得徜徉于斯,亦正不让武陵渡也。独惜夫银絮如绵,难抵楚军之纩;璇花虽洁,唯供党尉之烹,徒使茕茕者流,益增仰屋之嗟乎!”范子愀然,正襟危坐,曰:“子独不知雪之为物乎?大川之气,凝于太空;朔风助势,造化编工。能驱遗蝗之患,更兆宿麦之丰,岂非大有造于三农乎?时或银光照幕,能映孙康之篇;重璧萦庑,助成惠连之赋,亦可使寒士开颜,骚客欣慰者矣。至于三千世界,一片冰清,十二亭台,万竿琳璐。使长松益增虬结之势,老木似缀鹤羽之素。而梅萼盈枝,香添孟春;蟾光耀霁,祥徵岁暮,犹其余事也。”客乃称善,击节而歌曰:“气严兮势肃,淅沥兮纷糅,耀素洁兮骄鹤,呈皓于汀洲;兆南亩之丰稔,欣仓庾之如丘。何营复何虑,抱洁而行柔。”歌罢抚掌,相对倾瓯。

1947年冬

 

作者附注:

这篇《小园赏雪赋》,作于上个世纪的1947年,当时我十七岁,就读于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沪校。该校校长是我国著名国学大师、上海交通大学首任校长唐文治,对教学要求极严,尤重写作实践。学生在校期间,必须掌握各种文体(包括诗、词、歌、赋以至应用文)的写法。我这篇《小园赏雪赋》,就是在“汉魏六朝文”的课堂上写的。这门课程的老师是吴丕绩教授。出题后规定两节课内交卷,不少同学都是洋洋洒洒,援笔立成,我则因是初学,搜索枯肠,只写了不到600字。成绩最好的同学得95分,而我只得了75分,老师评语仅有四个字:“遣词流利。”这份卷子我一直保存至今,每一展读,总是对这位严师充满感激之情,同时也为自己后来在这方面无所长进而深感愧憾。最近,《中华辞赋》主编闵凡路同志向我征稿,我愧无新作,只好拿出这篇尘封五十余年的旧稿复命。

 

 

 

饱学与忧心    梁衡

——读范敬宜

我用这个题目,是因为范敬宜同志最近送我一本新出版的《敬宜笔记续编》,读罢颇多联想。我们亦熟,读书之前, 实际早就在读其人。现掩卷再思,想到老范与两个人可比。一是邓拓。并由此想到报人的学识。邓是《人民日报》第一任总编。在过去的十多任总编中,论学识之富,笔耕之勤,邓、范堪称翘楚。新闻因实用性强,社会动。老范是九届全国人大常委。一次他提出要到北京的外地人口聚居区暗访,答曰:治安不好,环境不好,最好不去。他说:“这邓是《人民日报》第一任总编。在过去的十多任总编中,论学识之富,笔耕之勤,邓、范堪称翘楚。新闻因实用性强,社会动。老范是九届全国人大常委。一次他提出要到北京的外地人口聚居区暗访,答曰:治安不好,环境不好,最好不去。他说:“这上曾流传“新闻无学”。我曾有专文《新闻有学,学在有无中》谈此事。邓、范就是例证。其实大新闻人必是大文化人,胸中自有八方之学。当年邓拓曾在北京晚报开专栏,写《燕山夜话》;今,老范在新民晚报开专栏写《敬宜笔记》。邓拓离任时曾有赠诗,中有“笔走龙蛇二十年”、“文章满纸书生累”佳句;范离任时亦有赠诗,其中亦有“风晨雨夕赖相持,剑气箫心喜共鸣”佳句。邓说:“不当新闻官”,躬亲版面。而范写稿编报至细。一次,我当夜班,他出国,远在万里之外的莫斯科,两次来电话只为稿中的一个字。真如杜甫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。老范未当总编时有名篇《莫把开头当过头》,当总编后又有大量新闻作品和多次著名策划。总编之职,易亦难。大学问家有之,甩手掌柜也有。看大样签字点头亦可,殚精竭虑亦可。办报是政治把关,文化兜底,把关易,兜底难,提升记者、编辑和版面的水平更难。老范继承了报人的正宗一脉,警醒于政治,厚积于文化,薄发于新闻,满腹才学,发为文章,并带出一批高徒。而他平时仍勤读好学。一次在小饭店里吃饭,见墙上贴着一篇《红烧肉就更要去。”事后他给我谈起感想说:“回来七天,我的鞋上还有腥臭味,其生存环境可想而知。”戚然良久,忧心不释。到外地视察,他往往直言政弊,恳切献策。一次春节过后他传来一稿《风雪念村官》,原来他与三十年前发配东北农村时的老房东、老支书一直保持联系,过年通电话察问民情,知惠民政策见效,喜上心头,急草成一稿。夜班的编辑们都深为感动。正如范仲淹所言:“求民疾于一方,分国忧于千里。”试问,一个部级干部,一个70多岁的退休老人,还这样牵挂民情的能有几人?年前我在刊物上读到他的《重修望海楼记》,大喜。其结尾处的六个排比,气势之宏,忧怀天下之切,令人过目难忘,真正是一个《岳阳楼记》的现代版。当世之人,我还少见可与并驾之笔。现抄于后:“望其澎湃奔腾之势,则感世界潮流之变,而思何以应之;望其浩瀚广袤之状,则感孕育万物之德,而思何以敬之;望其吸纳百川之广,则感有容乃大之量,而思何以效之;望其神秘莫测之深,则感宇宙无尽之藏,而思何以宝之;望其波澜不惊之静,则感一碧万顷之美,而思何以致之;望其咆哮震怒之威,则感裂岸决堤之险,而思何以安之。”没有一生坎坷、满腹感觉有趣,便放下筷子,从头至尾抄下来。服务员大奇,以为这文中有什么毛病。我读《敬宜笔记》看其随手举诗、词、书、画、古籍、掌故,总想起瞿秋白的一句话:以后这样的文人是没有了。二是范仲淹。这么比,好像说远了,但确实最堪其比。当然,不是比功业,而是比精神。范仲淹提出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”。范敬宜是范仲淹之后,又是范仲淹思想研究会会长。我读其书、其人,总被他的一颗忧心所感诗书,一腔忧心,何能有这样的文字?

《人民日报》十多位总编,自邓拓之后,其才学堪与其比者唯老范一人;范仲淹倡“先忧后乐”已千年,我身边亲历亲见,能躬行其道,又发之为文的新闻高官,唯老范一人。我只有用《岳阳楼记》的最后一句话来说:“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?”

2008年3月30日

(本文作者为著名散文家,曾任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,《人民日报》副总编辑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